马里出现首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 累计确诊病例18例


2月25日,驻韩美军基地出现美军中首例确诊新冠肺炎患者,截至25日已增加到227例,较前一日新增了30%。其中,在太平洋地区部署、载有5000名水手的美国海军“罗斯福”号航母上,已有8例确诊。

驻韩美军士兵正在测体温 图自:美国陆军

3月16日,是慕荣琪到武汉驰援的第28天,她不知道疫情何时可以结束,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可以回家。想家却不能说的她,手写了一封道歉家书,信中写道:

埃斯珀没有证实海外驻军和本土驻军之间的比例,仅提到相比国内部署的部队,海外驻军的指挥官拥有更大的权限为军人及家属安排行动限制。

(△弗朗西斯·柯林斯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

美国空军表示,截至25日,确诊成员中85%都在国内,海军的数字则接近90%。陆军没有给出比例。

有一次,慕荣琪在和父母视频时,她的妈妈突然想到之前电视里播放的当地医疗队支援湖北出征时的画面,便随口说到“当时镜头上有个小姑娘和你长得挺像的”。“我吓了一跳,以为她知道了,后来想想当时大家都穿着统一的冲锋衣,又都戴着口罩,她应该是没看见。”慕荣琪说,她当时为了洗清“嫌疑”,一边在嘴上说着“那不是我,我在康盈医院上班呢”,一边将镜头快速的晃过一旁的队员们。

为了不耽误防疫工作,慕荣琪5人在去武汉前都选择将自己的长发剪去,留成齐耳短发,“过来后才发现,我们剪得还不够。”慕荣琪说,在培训期间,她们5人又集体剪了一次发,“真的很短,虽然方便了工作,但也给我留了个‘难题’。”

3月27日中午,黑龙江省绥化市某隔离酒店内,护士慕荣琪正准备着今晚和父母视频的话题,“虽然差不多都是闲聊,但还是要找点新鲜事转移注意力,不然爸妈会一直问我在哪。”慕荣琪告诉红星新闻,今天是她从武汉驰援回来隔离的第5天,而她远在鹤岗市的父母至今都不知道之前的一个月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 SARS-CoV-2刺突蛋白与人体细胞ACE2受体的结合水平要远远强于目前所有计算机预测的模型,这一结果的原因可能是因为病毒在ACE2的定向选择之下不断进化,直到具有了超强的结合能力。”“也就是说SARS-CoV-2大概率只能靠自己的努力来进化出感染人类的能力,人类现有的水平造不出那么异于模型的刺突蛋白。”